狩深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没催。又被披法皮的撩了......


十五面

·第四面·(1)



那片枫林。




间隔多久了?从他们坦白以来。







本田的谨慎如同细密的网将他层层裹住,当他的手伸向手机或是一切可能与马修关联的东西便层层收紧,将他苍白的手腕勒出红印直至把他拽回正轨。枫林仍然燃烧在他的脑海,枫林底下有微笑着的金头发的年轻人。色彩烧的越旺,细网收的越紧。






马修的腼腆——一直存在的透明的墙,他知道这堵墙在哪儿,以及它有多厚实——马修在这堵墙面前甚至迈不动半步,尽管对面是本田,或者本田的号码。加/拿/大的枫叶让马修感觉更糟糕,只要见着这红叶便听见他的声音,或者想起他的脸庞。





他们多久没见面了?从他们坦白以来。






北美和东亚。

除了会议他们没有借口见面。







好在,会议快要来了。




细网和墙,松散和倒塌。









还有六天中考(。下一章is a car.....。别问我为啥表白没多久就能开车我也不知道_(:3


「人」




有伤口的「人」洗澡总归是疼的。过烫的水和乳白的浴液,温柔地包裹住剪刀划出的痕迹。「人」站立着,只能用一个塑料盆舀水。手指浸进热水泡得发白,收缩的皮肤燃起了大火。




大火,昨夜的大火。




「人」还记得自己蹲在树干上,密密麻麻的虫覆满了「人」的皮肤。整座山只有这一棵绿着叶子的树,浓的像要滴下来一般。四周都是荒草,他没待过乡下却也知道它们一点就着。树下有两个人,一男一女。他看不清男人的脸——被树叶遮住了,也或者是「人」自己不愿记得男人的脸。他们吻在一起,女人稍加抬头,就看在躲在树上的他。女人长的很好看,「人」这么想着,却看见她眼尾的红色被冲洗掉,露出原本的皮肤。


有情绪包裹了他。这是令「人」致命的——愤怒与恐慌。他冲下山,跌跌撞撞,手心里的火种引燃了一路的荒草。


泥潭。


不得不停下脚步。腐烂恶臭的泥潭。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人」在心里数着,潭上有八块石砖。

可是「人」错了,石砖一触碰就被淤泥包裹。他战战兢兢踩进了泥泞里,他不得不走。身后就是大火,尽管别人看不见。


还是走过来了。「人」现在躺在小腿深的清水塘里,头枕着岸边——他不再看山那边了。











老是做奇怪的梦啊...整理整理再把其他的写一写吧。


十五面


·第三面·


      登到山顶,两个人拣了块干燥些的草地盘腿坐下。年轻的加/拿/大人拉低了外套的拉链,露出沾了薄汗的锁骨,指尖捏起衣领轻轻拉扯着。旁边的黑发青年在包里翻寻着,拿出米黄色的速写本和一只笔身修长泛着清冷光泽的钢笔。


        马修凑过去,脑袋向左偏转——那一缕过长的头发蹭地本田脸颊发痒。他看着本田一页页翻开那本只画了几页的本子,“.....嗯?”速写本的封面很新,印着火红的枫叶和漂亮的“CANADA"。“这是...宾馆附近能买到的速写本,之前的那本已经用光了。”耳尖泛起淡淡的粉色,毕竟自己随身的东西印着对方的国名和枫叶——而且他就在自己身边,这让他怪不好意思的。


       “嗯...您想要画些什么?”早就知道自家东西都喜欢印上枫叶的习惯,马修此刻更关心速写本上将会出现什么。没有预料中的回答,只有一声轻笑。马修疑惑地抬起头——自己引得他发笑?


本田微低着头,两侧乌黑而柔顺的头发挡住了光线,马修只看见他嘴角上扬,不同于往日应付而机械的笑容。手上的钢笔已经开始动作,伴着沙沙的声音在米黄的纸张上勾勒出流畅优美的线条,描绘着加/拿/大。


  加/拿/大。


        威廉姆斯先生烟紫色的眸子在执笔者和速写本之间打转,本田眼睛里满溢的温柔快要倾泻到画纸上。可怜的人心中快要升腾起嫉妒的火苗,尽管被描绘的就是“他”本身。他甚至觉得本田菊此刻对着画面的,柔软的目光,就像是在看恋人的照片——当然,也有可能我们的画师本田菊对每张画都是这个神情。


      钢笔速写并不花费太长时间,当马修第二次用力眨巴着泛酸的眼睛想要跟上金属笔尖移动的速度时,本田已经收完最后一笔,打上今天的日期。本田将本子递到他面前。马修仔细的看着,目光随着笔触在脑海中描摹一遍又一遍。直到他的目光顿在某处——画面的右下角,日期的下方,极小的、工整的两行英文


“To my dear Canada.”

“I adore you.”


“致我亲爱的加/拿/大。”

“我爱慕着您。”


        他感到晕眩。某种强烈的、带着不明意味的情绪瞬间包裹了他,头顶的阳光发白刺眼,他甚至看不清枫树的叶片。


        马修试着放缓自己的呼吸,睁大眼睛想要看清眼前模糊的事物,缓解这突如其来的症状——可是没什么用。他想要确认,确认这句话不是劳累带给这个可怜人的幻觉,确认这句话是否真如他心中所想。


       马修偏转头颅,带着细微的颤抖。紫水晶般的眼睛被疑惑与期望包绕,夹杂着微不可见的恐惧*。


他的眼神如潮水般浸满本田菊的心。他知道马修等待着的回答,正如他所想,那也是日夜缠绕于他脑海的话语。


他们彼此爱慕。可谁都没有亲口说出。


       东方人谨慎而保守,谁知道他下了多大的决心才敢在速写本上写下那两句话,此时他却再不愿开口,将它们亲口证实。


       沉默。还是沉默。只有枫树的叶子沙沙响。


       两个人都刻意避开对方,甚至于呼吸的频率都交错。蚊虫游走的触感从腿部传来——马修的腿快要麻木,他坐了太长时间。加/拿/大人低垂的头颅终于抬起,这麻木感已经扼住他的心脏。


       他盯着那人乌黑柔顺的头发,直到苍白的脖颈和泛红的耳尖。


       “我也爱慕您。”他听到自己开口,声音温和,一字一顿缓慢地说着,晶亮的眼睛溢满温柔,先前的疑惑与恐惧被坚定所替代。


     他听到枫树的叶子在头顶沙沙响。





_(:3」∠)_第三章..还是短小。食用愉快。

恐惧*:还是说明一下吧...并不是因为看到那两句话而害怕,想表达的意思是马修恐惧的是那两句话不是因为本田喜欢他,害怕自己只是单恋这样以及自己误解这句话这样←

写到一半想起来cp是加菊..怎么能让本田从头表白到尾呢x 最后还是马修说出口好xxx

顺带英语是百度翻译.. .。错误请指出


十五面

·第二面·

马修换了件轻薄的运动外套,他想带着本田去更高处的地方——那里有更多的枫树,火红火红的,大片大片的枫树林,燃烧的似乎空气也暖和了起来,他想本田会喜欢。时间还早,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划过,马修快速浏览着什么,眼镜泛着淡淡的光,直到他听到急促的喘息。


“十分抱歉..在下已经提前出门了”本田低垂着头,快速的说着抱歉的话。

“本田先生并没有迟到噢?”马修做出疑惑的样子偏着头盯着对面的人,稍长的呆毛垂在一旁“是我自己来的太早啦!”笑了笑朝着街道走去,“先生请跟我来。”


“您还真是..”舒了一口气的本田快步跟上马修,背后的包一晃一晃。

“您带了些什么东西?”马修好奇的盯着包,相机也不会这么大吧...?在心里比划了相机和菊背包的大小,饶有兴趣的等着回答。


“在下只是带了作画工具,以及相机。”

沉稳的声线让马修很难将他有些稚气的娃娃脸想到一块儿,但毕竟很好听就是了。


秋天的枫叶正红的热烈。地上满是掉落的叶片,粗糙凸起的叶脉干枯断裂,层层叠叠堆积起来,就着清晨遗留的露水和雾气腐烂,踏上去软绵绵的像是要陷进去,暗淡了的色彩却依旧烧灼。本田费力的跟着马修爬上山——这对一个老人家来说有些难度。马修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转过身来便是这副场景:本田弓着身子两手杵着膝盖,清爽的黑发被汗水沾湿粘在泛红的脸颊两侧,大口的喘着气。面前伸过来一只手,抬起头是加拿大人放大的笑着的面孔。“先生可是要多多锻炼——”


年轻就是好。


本田摇摇头,赶走这个念头,自己什么时候弱到这样啦?没有拉住对方的手,一贯平静的脸上扬起笑容“您说的是..但在下还能坚持。”默认般跟上马修的脚步,常年没有这么活动过的四肢也舒展开来。


“到了哦!”低着头快步赶路的本田猝不及防与前面的青年撞了个正着,淡而温和的枫糖气息钻进本田的鼻子。


“啊真是抱歉...”

“您看!就在那边,枫树——”马修兴奋的指着左侧,蓝紫色的眼睛满含着水分,泛着光彩。


朝着马修手的方向望去,那是一大片最红的枫林。


遍布满山的红色如同烟花,大朵大朵在本田眼里炸开尔后倾泻流淌,过多的想要被接受的东西涌进入,比樱花更为热烈温暖的颜色刺激着视网膜——本田平日局限于漫画和四方屏幕的眼睛快要装载不下,乌黑的眼眸盈满色彩,熹光覆满其中。偶尔有几点黄的绿的流转其间,如同跳跃着藏匿于其间的枫树精灵,本田保证这比自己笔下的少女灵活的多。山林里的雾气还未消散干净,柔纱般一层层把林子包裹起来,湿淋淋的溶在叶面上。


流淌着的红色,点缀几笔的嫩黄淡绿,随意空出几笔——那是雾气最浓厚的地方。

一切都像极了自己昨晚那幅刚完成的水彩画。


自己脑子里一闪而过的念头吓到了本田。不不不,他习惯性的小幅度摇了摇头,自己从未见过这样的风景,又何谈相似。旁边的加.拿大人没有忽视这个小小的动作,事实上他一路都在小心的观察着东方人的反应。

“您不太喜欢...?能让我再带您去另一个地方吗?我想那儿会更适合您。”像是在枫糖浆里浸泡过的声音轻柔响起,马修的头颅向右偏着,一撮稍长的头发轻轻晃动,眼眸里带着一丝不安。


“十分抱歉,在下很喜欢这里...只是因为想到了别的事情,让您多考虑了。”一定是因为自己刚才的动作。本田垂下头,脑袋像是想要随着那撮浅金的头发轻轻摇晃,这么肯定着。


“那么——继续往前?”北美小伙子的手掌伸到面前,“我和您一起去。”手指干净白皙,修剪圆润的指甲,骨节分明。他的手就那么伸在那儿,没有丝毫颤抖。本田迷迷糊糊把自己的手搭上去的瞬间感到了绝对安心,四面八方涌来的,心绪稳定的感觉,以至于脚下绵软腐烂的落叶和异国的土地变得坚实起来。异国的小伙子轻笑起来,伴着四周洒落的细碎阳光在本田心里漾出圈圈涟漪。手指搭上手背,再扣紧,稍大的手掌完全将本田包裹住。“我带您去。”本田菊微微仰头,马修的脸上始终带着笑意——从稍淡的眉梢到圆润的眼角,终于汇聚成眼中流转的波纹;从挺拔的鼻尖到苍白的唇瓣,最后凝固于嘴角。



我带您去。

去加/拿/大最隐秘的枫林。

去到无人知晓的地方。

最后打开加/拿/大落满灰尘的锁,

停留在马修·威廉姆斯的心脏。

tbc.






啊啊啊bug有点多....解释一下..本田是受马修邀请来看枫叶...其实已经来到加拿大一两天了orz不然怎么可能一下飞机就跟着马修去爬山(。嗯前提是两人已经是双向感情有...。重新翻了一下之前觉得进展有点快所以加上这一点www以及这篇我大概能从初中写到高中...毕竟只有五十天了

语言太贫瘠+没讲过枫叶林的样子..全凭想象所以有错误请指出

修改了一下第二章重发嘿嘿

 




十五面



·第一面·

  马修趴在桌子上,半阖着眼听着对面的动静。他试图分清每个国.家的声音,但他失败了——不是威廉姆斯先生的听力不好,只是器皿的碰撞声以及杂乱的打斗声影响力实在太大。马修直起身子开始整理文件,这场会议持续不了多久了,如果这还是“会议”的话....。好吧,对面的亚瑟和弗朗西斯又开始争吵了。


  面前洁白的打印纸让马修微微发愣,淡金色的卷发从耳边垂下,极富光泽的发丝让人想穿过指缝细细梳理。 “威廉姆斯先生?”

独特的日式英语把马修从放空中拉回,诧异的抬起头。


“大家都离开了喔?您还不走吗?”

“eh..”果然,偌大的会议室已经只剩下两个人

“真是谢谢本田先生啦,一起回去吧。”马修拿起整理好的文件,换上一贯的温和笑容。


两个人不紧不慢的走着,透过走廊明亮窗户的光线给东方青年的黑发镀上了一层暖暖的金色,仿佛最上等的丝绸。


噢好吧也许马修并没有见过上等的丝绸,但那同样是一种美妙的感觉不是吗。

tbc.


尴尬.....。第一次写多指教orz


我曾经在这个椅子上呆了五个小时。


...放久了打开好难闻啊。


手机自带的调色调真好玩嘿嘿嘿